当前位置:掘室求鼠情感一直不喜欢你的人以后会喜欢你吗,曾经喜欢他10年的女孩
一直不喜欢你的人以后会喜欢你吗,曾经喜欢他10年的女孩
2022-06-20

本故事已由作者:向天歌,授权每天读点故事app独家发布,旗下关联账号“深夜有情”获得合法转授权发布,侵权必究。

1.最好不相忘

卓烈一个人推着三层高的生日蛋糕来到包间时,本来还热热闹闹的包间霎时安静得诡异。

她想那一刻自己一定是狼狈的,连续工作十个小时让她面容疲惫眼窝深陷,额前的碎发因为汗湿轻易糊住额头,她身上穿着KTV里随处可见的劣质工作服,衣服被她手洗过很多遍,所以破旧得看不清原来是雪白的颜色。

还是佟立晨身边的黄发男子先爆发一阵恶趣味的笑声:“阿晨,今天给你准备的这一切还算满意吗?”

豪华气派的包间坐着站着统共十几个人,佟立晨始终是最瞩目的那一个。

他身长玉立地站在中间,黑色风衣衬得他气质偏冷,他抬起下巴静静地看卓烈,眼神锋利又无感情,谁也猜不到他此刻心中所想。

卓烈的心莫名一紧,她其实从未忘过,今天是他二十五岁的生日。

良久,佟立晨嘴唇微启:“无聊。”

黄发男子见气氛陡地冷掉,笑哈哈地过来打圆场,谁也没看到他是怎么抄起最上面的蛋糕一下拍到卓烈的脸上:“不好意思,不小心把蛋糕弄你脸上了……”

其他人没有憋住,也跟着嘲笑起来。卓烈窘迫得不行,鼻腔内充斥着甜腻的奶油味。黄发男子不打算罢休,又火速叫来经理到包间,当着众人的面指责卓烈服务态度不好。

经理当然是帮着这些消费力极高的金主,对着糊了一脸蛋糕的卓烈破口大骂。卓烈把头垂得很低,默默忍受着本不属于自己的责备。

她平日不会这样懦弱,但因为佟立晨在,她的理智跟情感被击退得一分不剩。直到手腕传来陌生的热度,卓烈迅速回过神,她已经被佟立晨粗鲁野蛮地拖拽到包间门外。

他的眼神像冰水,冷得让人心里发颤,他缓缓开口:“赶紧给我有多远滚多远吧,这里不欢迎你!”

卓烈知道她不是第一次在他面前出糗,可每次都如此难堪。

“我知道了。”她低头经过他身边,旋即脚边飘来一张面纸,是佟立晨丢过去的:“擦擦你那张脸,不要吓坏其他人。”

卓烈没有理会他假情假意的好心,拔腿跑了起来,她跑得够远,才敢平静下来想起这次重遇:她其实一早就知道佟立晨的朋友找到她工作地方,所以故意把生日趴定在这家KTV,她是明知会被他们捉弄也亲自过来送蛋糕。

她只是想再见佟立晨一面而已。

佟立晨是四年前抛下这里的一切跑去当船员,四年时间,去过几十个国家,遇到成百上千形形色色的人,据说他在船上艳福不浅,谈过无数不同国籍的漂亮女友。

卓烈想,佟立晨也许是看腻了无边无际的大海,又或者是忽然想安定下来,所以他还是回来了,但他对她的厌恶始终那么明显。

所有人都知道,佟立晨最不待见的人,就是卓烈。

2.自言自语地跟你热恋

重遇佟立晨以后,卓烈做了一个冗长又悲伤的梦。

她梦见五六岁时,她问妈妈为什么只有她没有爸爸时,妈妈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让她以后不许再问;她梦见八九岁时,偶有喝醉了的外来工在半夜时分敲响她们家的门,她躲在妈妈的怀抱里瑟瑟发抖;她还梦见十五岁时,她为了减轻妈妈的负担,开始参加各种各样的比赛夺得奖金。

那一次英语朗读比赛上,她遇见一个穿天蓝色格子衫的男生,那人英俊阴柔,眉目疏朗,声情并茂地朗读一篇关于父爱的文章,竟然把她的眼泪生生催了下来。

那个人就是佟立晨。卓烈从小就知道自己跟其他人不一样,她没有机会跟父母撒娇,只恨不能一夜长大,帮妈妈减轻生活的重担,她试图把自己所有的时间再翻倍,一半用来念书,一半用来打工。

再次遇到佟立晨时,是她在三伏天的天气下跑去建筑工地打工,小小脑袋扣着一顶黄色帽子,跟其他外地来的劳工者一起扛水泥搬砖块,忙完一切后头晕眼花地坐在空地上吃盒饭,恰巧碰见他骑着一部昂贵的山地车倏然而过。

她当时一眼就认出他,既渴望被他认出,又担心他真的认出自己,故意拿手压低帽子。等到没有听见任何声响她才敢抬头,大片阴影帮她挡住炽热的阳光,她不敢置信佟立晨站在她面前,垂着眼默默地注视着她。

“卓烈,你在这里做什么呢?”他的口吻带着罕见的关心跟体贴。

佟立晨问得轻巧,可轻飘飘的一句话直直击中卓烈的心脏,她竟然被他看到这样的自己,她反而觉得无地自容。

卓烈从没想过佟立晨会被优秀又孤独的她给吸引,十六岁以后,卓烈努力把自己禁锢在一只巨大沉重的壳里面,佟立晨给她送过大部分女孩子都会喜欢的红玫瑰,也给她念过自己亲手撰写的情诗。

别的女孩早就被佟立晨迷得神魂颠倒,可卓烈就是不一样,她像是一颗顽石,只管经受生活的磨难和风吹雨打,却无法消受别人给她的含情脉脉的爱慕。

有一天,佟立晨在放学路上堵住卓烈的去路,女孩的脸庞红得像熟透的虾子,他明明能感觉到,卓烈也是喜欢他的。

“卓烈,你为什么一直拒绝我?”佟立晨漆黑又深邃的眼眸透着化不开的哀伤。

后来过去很多年,卓烈每次想起这一幕都会心疼得无以复加,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事情比得上——你喜欢的人刚好也喜欢你——让人感觉幸福,可是卓烈当时就清楚,越是爱一个人,越是不敢靠近。

她在佟立晨面前,总是自卑得抬不起头来。后来,佟立晨坦诚自己是从一次英语演讲比赛中注意到她,在他眼中,她多与众不同,同样是十五岁的女孩,别人简单无忧,只有她沉重得不像话。

卓烈不知道,她越是拒人于千里之外,越是让佟立晨感觉到她其实最需要被人呵护跟照顾。

他轻轻扶着她的肩,告诉她:“没有人规定你一定要活得那么紧绷,你太需要一个人可以给你指引走向另外一条路,那条路通往鲜花和幸福,而那个指路的人必定是我,只能是我。”

那一定是卓烈听过的最动听情话。一串凌乱的手机闹钟打破卓烈的梦境,她猛地睁开眼,天色还没亮,整个世界还是灰蒙蒙一片。

卓烈每天早上四点起来,给妈妈煎好一天份量的药,还要服侍她把所有药都吃下,才能放心外出工作。

为了方便照顾卧病在床的妈妈,卓烈只能做一份份不长久的工作,多得佟立晨的朋友,她丢了那份KTV的小时工,后来又找到在咖啡店当服务员的工作。

她毫无怨言,可卓烈跟妈妈的关系一直不好。就像这一刻,妈妈拂手把卓烈递过去的小碗打翻在地,浓稠的黑色汁水溅了一地,卓烈没说什么,默默地弯下腰收拾着地板上的碎片。妈妈的精神时好时坏,她张嘴往卓烈的头顶吐了一口口水。

“阿烈……”妈妈的眼眶迅速溢满眼泪,“你不要管我了,我只会一直拖累你!”

卓烈长久地沉默,她曾经有大好的前程,她明明可以去国外留学,她却放弃了。

卓烈的神思不知道飘到哪里去:“妈,如果您当时没有遇上佟立晨他爸,该有多好……”

“不要说了!”妈妈脸一歪,挣扎着打断。“不管怎么样,您是我妈妈,我会一直照顾您到最后。”

这时,卓烈又想起佟立晨,她最怀念的还是他十几岁时青春张扬的模样。她也想知道他现在跟佟父关系怎么样,更想知道他在哪里,有没有偶然想起她。

3.假如让我说下去

卓烈很快从旁人口中得知,佟立晨回国以后从佟父手中接管新丰电影院的事业,他跑船几年,心性又浪漫,根本不会打理生意,很多东西都要从头再学。

他经常熬夜看资料,吃外卖披萨,甚至倒头就睡在办公室。卓烈捧着外卖咖啡送到他面前时,佟立晨的脸色微妙地变了一下,她乖乖把咖啡放下,随后听见他不轻不重的一句:“你还真的阴魂不散啊。”

是啊,卓烈小时候那么喜欢他,用尽力气想要变得更好才去接受他投来的爱慕,没想到……她隐忍地咬了一下嘴唇,也回他一声:“我确实在这家咖啡店打工,不信你可以问别人。”

佟立晨眉毛一挑,似乎心中充满疑问。他明明记得,卓烈读书时那么优秀,她完全可以找一份轻松又钱多的活儿来做。

佟立晨没有说话,拿起咖啡喝了一口,又继续专注地看着桌上放得凌乱的资料。

那会儿是深夜,卓烈送完他的咖啡就可以下班,她回去店里把衣服换了,心中莫名涌入一阵不安,她又迅速赶去佟立晨的办公室。十分钟前还好好儿的一个人,此刻拿手捂着胃痛苦地趴在桌子上。

“佟立晨!”卓烈其实没有忘记喜欢一个人的感觉,跟佟立晨彻底失联以后她也遇到不少优秀的男孩,可他们再好,也不是她偷偷爱慕着的佟立晨。

后半夜,佟立晨在安静的输液室醒来,卓烈累得趴在他身边睡过去,半张脸藏在阴影里。佟立晨怔忪地看着她露在外面的侧脸,不由得恍惚了一阵。

也许是在生病,他脸色柔和,没有平日的盛气凌人。他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在他准备下一步动作时,卓烈悠悠醒转,他们离得很近看着彼此,让卓烈生出一种错觉:佟立晨还跟十年前一样喜欢她。

“阿晨。”她一声叹息,终究没有说话。几天以后,卓妈妈在家中晕倒,卓烈不得不把她送到医院。

这些年,卓妈被病痛折磨得不成人形,病情总是反复,好几次被送到ICU,又一次次幸运地脱离危险。

妈妈在医院时,她几乎二十四小时陪着,她痛失过几份得来不易的工作,却从来没有抱怨一句。

她不敢想自己是否坚强,她起码从未对“命运”二字屈服过,就连那时候知道自己妈妈跟佟父有那样一段见不得光的关系时……她也只是把脸转向别处,不让眼泪掉下来,但这一刻,当她捧着那本发旧的存折看着上面最后一笔积蓄也被划掉以后,终于忍不住跑去卫生间哭得呼天抢地。

她哭得几近晕厥,手掌紧紧扶着冰凉的墙壁才不至于失去依靠的跌倒,等到收拾好情绪走出卫生间时,她恍若没有哭过,连眼角的细纹也是平整的。

她从来不在妈妈面前表现悲痛跟难过。回到病房,卓烈看到她睁着空洞无神的眼睛看向别处。她感觉妈妈有话想说。

卓烈快步走到她面前,听话地俯下身,仔细听妈妈嘴里的话,眼瞳瞪大,有一瞬间的不敢相信。她十分坚决地摇头,表示不能替她办到这件事。

妈妈决绝地不肯配合治疗跟进食,以一种鱼死网破的姿态恳请卓烈帮她这个忙。她声泪俱下地说道:“这是我唯一的最后的心愿。”

卓烈忍不住掉泪,她曾经也低声求过妈妈,希望妈妈不要介入佟立晨父母之间的感情,妈妈没有听她劝,可她后来跟佟父的关系也不长久,两人关系破裂变成仇人。

4.如果能回到过去,你会护我周全吗

卓烈还是答应了妈妈的请求。她还记得怎么去佟立晨的家,她十年前曾走过这段路无数遍,只为偷偷看一眼那个让人心动的背影。

她在小区门口等了一会,就看到佟父神色匆匆地赶到自己面前,“卓烈……”听到佟父叫出自己的名字,卓烈的心头涌上各种情绪,佟立晨跟他长得真像。

“卓烈,带我去见你妈妈。”佟父低声哀求道。“不!”然而,卓烈瞬间改变心意,她确实亲口答应过妈妈,要带这个男人去医院看她,可是她现在又反悔了,她心中涌出悲哀,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俩,她跟佟立晨应该早在一起了吧。

“她当年真的只是因为钱才跟我在一起的吗?”佟父伤心欲绝地问。卓烈眼眸一暗,她一时没听懂佟父的话。

佟父徒劳地张着嘴,来不及说什么,开始拼命地咳了起来。卓烈慌了,绕到他背后帮他顺背,没想到佟立晨会突然出现,他以为卓烈在欺负他的爸爸。

佟立晨力气很大地推开她,她狼狈地摔倒在地。“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要接近我爸?”他双眼充血,用看怪物一样的眼神看着卓烈,卓烈感到心寒,她怎么会傻到认为佟立晨仍然喜欢她,傻到认为他的拒绝跟冷漠都是假装的。

卓母是当天晚上在医院突然去世的,她没有等到卓烈带着佟父回来,就连卓烈也来不及见到她最后一面。

卓母很清楚自己的身体,她感觉时日无多,才会拜托女儿去把佟父找来。有一些话,她得当面跟佟父说,不然,她会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然而,她最后还是等不到佟父,那些没说出口的话,成为了沉重又不得见光的秘密。

卓烈不能接受妈妈已经去世的事实,她把自己关在家里不吃不喝,像一团无害的小猫蜷缩在沙发一角,她醒醒睡睡精神恍惚,感觉自己跌入一个平行时空。

因为她看见十七岁的卓烈跟佟立晨。从十五岁到十七岁,佟立晨给卓烈送了多少礼物,写了多少小纸条,直到那一年圣诞节,他有预感卓烈会答应自己的邀约,于是约她夜晚八点半在新丰电影院门口等。

卓烈当时是答应了。他在赴约的路上给爸爸打了电话,让他空出一个播放厅给自己,他想跟卓烈单独看一场电影。

然而,卓烈没有出现在佟立晨面前,因为她在赴约的路上,不小心撞见佟父和自己妈妈在一起的画面。

她犹如遭遇晴天霹雳一样,无法思考,只能傻傻愣在原地。她后来听说佟立晨冻坏了,回家的路上遇到一场小车祸,手腕跟脚腕受伤流血,还耽误了一场重要的考试。

卓烈没有找佟立晨解释任何,他也没有问,但也不像从前那样热烈喜欢她。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是怎么传开来的。

就像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他们看卓烈的眼神充满鄙夷跟不屑,而卓烈像是什么都不知道一样,照常上课下课,写一张张满分的试卷,站在升旗台下发表优秀学生的感言。

终于,有人开始为佟立晨打抱不平,他们往卓烈的桌洞塞死掉的小蟑螂,在卓烈经过的时候伸出一脚把她绊倒,每次她被老师点名讲题时底下都会传来一片嘘声……

所有人都说,是卓烈的妈妈勾引了佟立晨他爸。佟立晨没有问过爸爸,也不知道怎么面对卓烈。

卓烈想起那时候的自己,她以为沉默可以保护自己,却变相地助长其他人要整死她的气焰。有一天卓烈从外面回来,刚进门口时被人兜头淋了一身的冷水,她那几天又是生理期,深蓝色的校裤下显出一片醒目的殷红……惹得全班笑声连连。

佟立晨站在她的身后,目睹整个过程,身体也在颤抖。卓烈不知不觉成了笑话,而他也是其中一个看笑话的人而已。

佟立晨不是英雄,生活也不是小说,他把她拖出去,用班里的人都能听见的音量对她说:“卓烈,我劝你想办法转学,我不耻跟你同在一个学校念书。”

卓烈长久地看着他,尔后唇边跃上苦笑:“我不会转学,因为我没有做错。”

事情的最后,竟然是佟立晨转学离开,佟父跟佟母也离了婚,佟母移居国外说过不会再回来。

佟父顶着各方压力跟卓母在一起,然而也是好景不长,两人最终分开,旁人不清楚原因。

5.我不会喜欢你了

卓烈在梦里流了几场眼泪,醒来时眼睛酸痛,她忽然嗅到饭菜香,惊诧地睁开眼。食物香愈发浓郁,她从沙发上爬起来,简单的餐桌上放了几只盛满食物的碗碟,红色灯笼椒,翠绿色青菜,牛肉也煎得爽脆可口,还有一小煲茶树菇老鸭汤。

她不知道是谁给她做的这些,更不知道那个人是用什么办法进来的,她只知道她是真的饿了,大口大口吃着,眼泪却吧嗒吧嗒地滴在软香的饭粒上,她哭哭笑笑,好不正常。

半年以后,佟父在睡梦中辞世,卓烈听闻讣告赶去葬礼。她很久没有见过佟立晨,她只是想来看看他。她看到他为了父亲的后事累坏了,人也瘦了两圈,据说佟父在去世前跟佟立晨说了很久的话,至于说了什么,只有佟立晨自己知道。

佟母也放下一切怨怼从国外赶回来,而卓烈的出现惊扰了葬礼的秩序。佟母风风火火而来,她是第一次见卓烈,但她跟她妈妈长得太像。佟立晨来不及伸手阻止,佟母扬手就赏了卓烈一个响亮的耳光。

“你来这里做什么?”她恶狠狠地质问卓烈。

卓烈掷地有声地道:“我是替我妈来看佟叔叔。”她不再理会佟母,往前几步,对着佟父的遗像深深鞠躬,佟立晨像是忽然醒过来一样,用尽力气把卓烈推倒在地。

“这里不欢迎你。”

“我们佟家跟你们卓家没有任何关系……”其他亲友见状,连忙上前帮忙谴责卓烈,卓烈料到会有这种情况的发生,她无所畏惧,又处变不惊,只是淡淡地看着这些人丑恶的嘴脸,自动自觉屏蔽他们嘴巴里跳出来的脏话。

她一直在外面等着,等到只有佟立晨一个人出来时,她很勇敢地挡住他的去路。

“你知道我妈跟你爸分开的原因,对吗?”原来,她还为了这个答案而来。

佟立晨深深吸了一口气,表情难看,“他们俩相继去世,还有必要追究这个答案吗?”

“是你告诉佟叔叔,我妈贪他的钱财才跟他在一起的,对吧?”卓烈把话说出后,整个世界一片安静。

这个问题困扰了卓烈长达半年,在佟父过世以前,她在家里翻到妈妈故意藏起来的日记:为了把卓烈送出国念书,妈妈意有所图的接近佟父,然而她在最后爱上了佟父,所以并没有问过他要钱。

她跟佟父之所以会分开,原因竟是佟立晨当年花钱雇了人,找卓母在大街上拉扯,他偷偷躲在暗处拍下照片,拿着所谓的照片证据回家,再在佟父面前说尽卓母的坏话,说她为了把女儿送出国不惜接近他,然后欺骗他的感情,实际上是为了骗他的钱送女儿出国,让佟父信以为真。

佟父后来有找过卓母对峙,但卓母又是心高气傲的人,她不愿解释,两人的误会越积越多,最后逃不过分开的命运。

卓烈不敢相信,她曾经深爱的少年会编造无数的谎言来诋毁一个他根本不认识的女人!而那人却是她的妈妈。

卓烈忍不住发出一声冷笑:“佟立晨,你真叫我失望。”听到她一声冷笑,佟立晨感觉心脏的位置碎裂开来。

他莫名想起爸爸去世前跟他说过的话,佟父说:“阿晨,我不怪你。”佟立晨在这一刻终于发现,他做错了,错得离谱。

“卓烈!”佟立晨抓住她的手腕,他似乎有很多话想说,“我确实做错了,我曾经以为把你推得远远的,就是保护你的最好办法。我在外面跑了四年,其实并没有忘记你……”

所有人都认为他们俩是水火不容的关系,直到后来佟立晨也觉得自己该讨厌她,他在她被同学欺负的时候没有站出来,在她最需要自己的时候却把她推倒在地,他甚至还在自己爸爸面前恶意中伤她的妈妈。

他为了照顾他人的感受,总是把她的感受完完全全忽略。这几年他唯一替她做过的事,是她母亲去世以后,佟父让佟立晨帮忙把她们家钥匙还回去时,他偷偷给她做了一顿三菜一汤。他其实不配喜欢她。

“佟立晨,我曾经喜欢过你,但因为自卑所以不敢跟你在一起。这份爱恋持续到当我得知你别有用心地拆散两个真心相爱的人以后,从这一刻开始,我不会喜欢你了。”卓烈说完这句话,头也不回地离开。

6.她想要放过自己,放过佟立晨

那天以后,佟立晨再也没有卓烈的消息,他只知道她把老房子卖掉,换了一座城市重新生活。

几个月后,有人在同学群里说去香港游玩时碰到卓烈,说她跟一个长得丑陋的富商在一起,还把偷拍来的几张照片放到群里。

照片拍得模糊,但佟立晨还是一眼就认出照片里的女生是卓烈,她的神态最好辨认。有同学把当年的事情牵扯出来一块说,说卓烈跟她妈妈一个德行。话说得很难听,直到佟立晨发了一个怒火的表情,大家以为他不愿听到卓烈的消息,才把话题转到别的地方去。

后来,佟立晨寻了一次机会飞去香港,他一个人爬上太平山顶,在山顶餐厅见到卓烈跟那个富商一起用餐。

他找人打听了很久,知道富商平日喜欢来这里的餐厅吃饭。佟立晨端着一张倨傲的脸庞走近他们,看到他时,卓烈的脸色微妙地变了一下。

佟立晨遥遥地看着卓烈,眼神装着复杂的情绪。卓烈忽地听见富商开口问她:“这位是?”

“我的一个同学。”她面无表情地答道。

“哦!”富商叫服务员再多拿一份餐具,邀请佟立晨一起用餐。

“不必了。”他话是这么说,可接下来的几天都在悄悄跟踪卓烈和那个富商,他在香港只能待七天,他分秒必争全程跟着,浑然不知其实卓烈跟富商早就知道他的行为,最后一天,卓烈按捺不住出现在他面前,问他这几天为什么一直跟踪他们。

“卓烈,跟那个富商分开吧,他不适合你。”卓烈差点以为佟立晨还是喜欢她,她目光悠悠看向他,心中一片惶然。

“你别多想……我只是不想看到悲剧重演。”卓烈一下子听懂他其实在讽刺她还有她妈妈,她不知怎的也没多愤怒,只是用最冰冷的语气告诉他:“我的事情,请你以后不要操心。”

离开香港以后,佟立晨才从他人口中得知,他费尽心思见到的富商男友其实是卓烈的老板,卓烈在香港一家医疗机构工作,又因为工作能力超群,短短半年升为主管,总是跟随老板外出洽谈合作事宜。

日子像流水一样,平淡又和缓地慢慢淌过,佟立晨开始参加各种聚会趴,跟好友介绍的女孩约会,奇怪的是他没有心思谈恋爱,最后还是一门心思扑在电影院事业上。

可惜,新丰电影院最终走向没落。佟立晨自问有做过各种努力,却没有看到力挽狂澜的效果。

最后,他也只能宣布电影院将会在下个月底结束营业。

最后几天,佟立晨从早到晚都待在电影院没有出去过,工作人员放什么,他就跟着看什么,看到深夜,他让工作人员先回去,自己一个人留到最后。

等到别人白天又来上班,看到他还是坐在那里,就像是从没离开过一样。

最后一晚,他呆呆坐着,浑然不觉背后有人。

那个人坐在最不起眼的一个位子上,大屏幕上刚好在放黎明跟张曼玉演的《甜蜜蜜》,佟立晨其实没有心思看电影,他不知想起什么,埋头小声地哭了起来。

电影还差十分钟结束,那个人悄无声息地站起身,以最快的速度离开电影院。佟立晨像是感应到什么,扔掉酒瓶飞快地追了出去,然而走廊上空空的,哪里有人。

两周以后,佟立晨得知卓烈要跟某个投资公司的高管结婚的消息,消息来得突然,佟立晨想,他终究要永远失去她了。

曾经喜欢他10年的女孩,最终答应了别人的求婚

卓烈结婚当天,佟立晨翻遍手机通讯录把一个曾经约会过的女生叫出来一起喝酒,他很快喝得烂醉,所以肆无忌惮地捧着那个女孩的脸深深吻了下去。

而另外一边,香港维多利亚的上空绽放着色彩缤纷的烟花,卓烈忽然抬头目光悠悠地看向身侧的男子,她的丈夫问她,为什么突然答应他的求婚。“因为只有你愿意娶我啊。”说完这句,她忽然忍不住小声哭泣。

在别人眼中,卓烈足够优秀,工作能力也强,追求她的人那么多,她却深刻明白,她这辈子与最爱的男孩无缘。

她不打算原谅他,但决定放过他,也放过自己。所以,跟谁在一起,嫁给谁,似乎也没很大差别。

7.请你忘记我

佟立晨在三十岁的时候结婚。有同学问他跟太太谈恋爱多久才下的决定要步入教堂,他竟然想不出确切的答案。

他一直认为,他跟太太从未真正在一起过,他感激她在自己最艰难的时候一直不舍不弃,也感激她说服她的父亲融入一笔新的资金让新丰电影院起死回生。可除了感激,再无其他。

佟立晨努力扮演好丈夫的角色,婚后,他总是不时携太太过来影院看电影,他们俩的爱情故事一时传为佳话。

而另外一边,卓烈刚刚签下离婚协议书,她的先生……应该叫做前夫的人把手伸过来,然后轻轻抱了抱她。卓烈知道他仍然对她很好,就连离婚也让她占了最大的便宜——他有婚外情,可怎么这么巧就被人拍到照片?

“你去找他吧。”前夫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卓烈已经多年不曾流过泪,听到他这么说,终于泪如雨下:“太迟了,他结婚了。”

恢复单身以后,卓烈离开了香港,先后去了马来西亚、泰国、尼泊尔、缅甸等国家,最后一站是越南岘港,她没有缘由地爱上这座小小的海港城市,决定办一张工作签证然后留下来。

两个月后,佟立晨跟太太也来到岘港旅行,太太有一晚闹胃痛,佟立晨连忙离开酒店满大街地找药房买药。

他经过一家花店的时候,恰巧看到卓烈,她微微笑着坐在那里,跟一个金发碧眼的老外聊天,她的气色看起来不错,身材比从前丰腴了一点。

佟立晨站得很远也能听见她的笑声,他忽然觉得,这样就足够了。直到他已经离开很久,卓烈才敢把目光看向他刚刚逗留过的位置。旁边的老外伸出手使劲晃了晃,问她在看什么。

“嗨,你还好吗?”老外说起中文,别扭又搞怪,是她刚刚教他的。她终于回过神,看着他笑,然后随他走出花店,去附近的海滩散步。

她没有看见,佟立晨仍然站在马路对面痴痴地看着她。

佟立晨永远不会叫她知道,他爱她,有多爱她,爱到死也不会告诉她。他只希望从今以后,不论她去到哪里,不论她身边是谁,他仍然有资格站在远处偷偷看着她,让他知道她仍然过得安好,就已经足够。(原标题:《请你忘记我》)

点击屏幕右上【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更多精彩故事。

(此处已添加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客户端查看)

掘室求鼠  手机版  网站地图  QQ号:1162063247  技术:建站养米
//文章网站 //统计代码